何不秉燭遊?

突然想起来我这个号已经被莫名其妙封过一次了。现在全部社交软件都不能修改头像啊个人信息啥的说是11月要清查,按照lft的尿性我觉得emmmmmmmm要是我这个号被销号了,就江湖再见吧orz

说起来真的挺久没写文字了,有时候想填坑了发现根本就无从下手……原本已经写得不好了,一旦疏于练习简直写都写不出东西,啊,崩溃,想弃号逃跑了orz

??????????连设为自己可见的都??????


坂道上的阿波罗我知道敏感词在哪里,但是其他的呢????完全没问题啊????????????还有两篇是草稿啥都没写啊?????????????????

因为平时恐怖残响都是直接loop两张ost(表白菅野洋子♡),昨天偶尔翻出来op那张ep出来听,才留意到这首歌。

夏天啊…………

太陽のような笑顔と氷のような瞳

备考去了,世界再见

【JS】同居15题 3

原本说这星期给更三篇的,但工作突然变动估计要更三篇就起码下个月了……所以还是有多少先更多少吧。文笔渣渣吃个脑洞就好,拖了这么久还没填完坑真是十分抱歉(土下座



穿错衣服


  秋意浓郁,带着凉意的风卷走了夏日的高温和恼人的蝉鸣,却带不走房间内暧昧的热度和细声的喘息。


  延绵不绝的吻使雪莉的身体逐渐酥软,拦在她腰间的手开始卷起她的棉质T恤,一点点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最后停在了她的内衣扣上。雪莉当然知道杰克的意思,毕竟杰克早已脱掉了碍事的上衣。结束了这个几乎令她窒息的吻后,雪莉有些羞涩地脱下外套、T恤,正打算默许杰克解下她的内衣时,有规律...

【玉戎】妄说

下戏梗。

ooc,写不好。


  在鹿苑一乘以命筑起百灯联戒的戏份完结后,正式杀青的玉织翔与在场的工作人员拥抱致意后,匆匆从鹿苑一乘的布景回到化妆间整理。他支开了经纪人,出了神一般独自在化妆间内用纸巾擦掉嘴角的血迹,即使唇上早已不见半点殷红,他仍轻用指腹摩挲着。


  “方才面对色诱也不曾任性水流的九界佛皇,竟会在这里心神不定。”爱祸女戎轻笑一声,随手锁上化妆间门,玉步款款走近玉织翔。她这一笑,仿佛勾了人魂魄,目光紧紧跟随着她妩媚动人的身姿,等他回过神时,她已来到面前,侧过身驾轻就熟地拨开戏服厚重的下摆坐在他腿上。...


之前因为一些事情一直将咩总收在盒子里,今天终于能拆出来好好看看,发现原来斗篷(??)可拆。拆了之后咩总一秒变短发,就更可爱了😍

© 晝短苦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