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缎家】

缎君衡发现近来小十九和小质辛常常偷偷溜出缎府,带着一嘴油光偷偷溜回来,又在集市上听说有两个小孩子最近经常出没于各间小吃店。


十九和质辛是不满意府上的伙食所以出外觅食?


他叹了口气,心想这两兄弟又要一起给他一个“大惊喜”了,况且一声不吭出去,万一遇上什么事情岂不是不妙?他决定这次要严肃处理,思考片刻后心生一计,于是去觐见宙王,以“天之佛的质子需严加管教以受控制”为借口请得王伸出援手。



是日,不出缎君衡所料,十九和质辛又趁他不注意溜出缎府前往集市。他跟了一路,在十九和质辛各拿着一只鸡腿洋洋得意走出店外时拦住他们的去路。


“你们两个臭小子,可知道中阴界有规定,要是你们每天都在外面吃鸡腿,宙王是要来抓为父的?”缎君衡蹲下,一脸悲壮地说道。十九和质辛茫然地看着缎君衡,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宙王从暗处气势汹汹地走来。


“你们违反了中阴界规定,孤要来抓走缎卿了!”宙王怒目而视,身旁的六独天缺右手按在刀柄上严阵以待。


尽管被这般阵仗吓得瑟瑟发抖,十九和质辛仍是赶紧跑到缎君衡身前举起双臂护着父亲,鼓足勇气使劲向宙王喊道:“父亲喜欢吃鸡腿,我们只是想找出最好吃的鸡腿买给父亲,宙王要抓就抓我们兄弟吧,父亲是不知情的!!”


缎君衡一听,先是一愣,心头一股暖流涌上。他原本只是想借宙王吓唬两兄弟让他们知错要改,谁知原来真相如此,兄弟二人还极力护着自己,不仅感动得将二人揽在怀里。他眼含泪水悲惨地地望向宙王:“臣管教无方,请王念在他们的一片孝心给予臣一次机会!”


“父慈子孝,好啊缎卿,孤这次就放你一马。”宙王强压着被耍了一道的怒火,哼了一声带着六独天缺离开。


缎君衡内心大汗,心想宙王必是要召他问罪了。


“父亲,我们再也不敢了……”十九和质辛低下头,把手中的鸡腿递给缎君衡,“这家店的鸡腿最好吃…………”


“你们有这片孝心,为父很是感动。但下次出门记得向吾交待一声,不然为父难保你们周全。”缎君衡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接过鸡腿咬了几口。十九和质辛点点头,父子三人抱在一起庆祝来之不易的自由。


——————————————————————————
梗自微博id:两色风景的一条po

写着写着感觉语无伦次了orz看个脑洞就好。

结果后来质辛去苦境时,他和十九终究是瞒了缎爹啊…………(。

评论(2)
热度(15)

© 晝短苦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