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戎】妄说

下戏梗。

ooc,写不好。



  在鹿苑一乘以命筑起百灯联戒的戏份完结后,正式杀青的玉织翔与在场的工作人员拥抱致意后,匆匆从鹿苑一乘的布景回到化妆间整理。他支开了经纪人,出了神一般独自在化妆间内用纸巾擦掉嘴角的血迹,即使唇上早已不见半点殷红,他仍轻用指腹摩挲着。


  “方才面对色诱也不曾任性水流的九界佛皇,竟会在这里心神不定。”爱祸女戎轻笑一声,随手锁上化妆间门,玉步款款走近玉织翔。她这一笑,仿佛勾了人魂魄,目光紧紧跟随着她妩媚动人的身姿,等他回过神时,她已来到面前,侧过身驾轻就熟地拨开戏服厚重的下摆坐在他腿上。

 

 

  “我现在是'玉织翔',不过一介凡人。”他一手揽过女戎纤细的腰身,任由女戎拆开他的发冠,失去束缚的银白色长发顿时如瀑布一泻而下,顿时少了几分佛门子弟的庄重气质。女戎满意地笑了笑,便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左手搭在他胸前,右手取过几根发丝把玩起来。


  他低头看着怀中人,瞥到自己洁白的戏服因百灯联戒而染上大片艳红,不由得有些担心:“我衣服上血迹未干,你不怕你的戏服染上颜色?”

 

 

  “我的戏服也是深红色的,要是染上了也无妨,倒是一如落英沾身。”她盈盈一笑收回右手,食指的镂空金色护指套习惯性地拂过朱唇,缓缓道,“只怕你又要将无限春光化作漫天火尘。”

 

 

  玉织翔喉结动了动,低低说了一声“怎么会”,便再也忍不住,低头吻了上去。不同于戏里蜻蜓点水,他轻轻咬过她的下唇,趁她放松时舌头滑入她口中,变换着角度与她纵情缠绵。她搭在他胸前的左手也有所动作,娴熟地绕过念珠,扯开他的衣襟探入内里缓缓抚摸着。见她主动,他也伸手抚上她胸前的柔软,隔着衣物粗暴地蹂躏着。肌肤之亲所带来的刺激令他喉咙深处传来一声满足的叹息,他终于舍得松开她,衣衫不整,全无戏中佛者的隐忍。

 

 

  “观世音,你要如何渡我?”爱祸女戎稍稍坐直身子,上半身紧紧贴在玉织翔身上,右手转而环着他的脖子,胸前的手则徐徐往下游走,恶意地蹭了蹭他下半身支起的帐篷。她宛如吐着信子的毒蛇,缠在猎物身上毫无放过之意。

 

 

  “大圣自在天,乌女为妇,所生有三千子,其左千五百,毗那夜迦王为第一,行诸恶事;右千五百,扇那夜迦持善天为第一,修一切善利。此扇那夜迦王,则观音之化身也。你我本同生一类,不渡则渡。”玉织翔说道,嘶哑的声音掩不住汹涌而至的情yù,“爱君如吾,愿因爱君而入魔道,女戎,你愿如斯爱吾吗?”

 

 

  “玉织翔,吾当爱君,一如君爱。”她伏在他肩头轻声回答,浓情蜜意是无半分虚假。

 

 

  而后,便是共登极乐。

 

 

 

————————

第三毗那夜迦,名为妄说。此人来时,多喜于绮言中生决定心,于诳语中生直信,于清净中生贪欲心生染污心,令人颠倒。

 

 

评论(2)
热度(16)

© 晝苦短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