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知道怎么起题目

因为我在东离手游的ID是黑色十九,就有了这么一篇产物。

大概得玩过游戏和知道黑色十九的才能看懂我在写什么?总之也是自娱自乐,当作是今年的收尾作了。

十九很可爱。霹雳第一可爱。



    自黑色十九到东离以来,已过去约摸七日了。即便早已对他所居住的地方有所熟悉,“东离”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他在中阴界生活多年,亦在苦境逗留过一段时日,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物、听过无奇不有的故事,却从来未听说过“东离”这个国家。


    他记得从梦中醒来时,第一眼便是一个持着烟斗的陌生男子,与之同行的还有一位神情焦急的少女。二人操着奇怪的口音对黑色十九讲了很多,他一时间无法理解灌入双耳的大量信息,待冷静下来后大致梳理了一遍,只知自己在一座供奉着石像的破落亭子外晕倒,是眼前叫“鬼鸟”的男子和“护印师”少女救了他。黑色十九又问了一遍如今自己所处的状况,才发觉自己已不知何时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所在,无论是鬼鸟还是护印师都无法理解他口中的中阴界或者苦境是什么地方。


     鬼鸟和护印师猜黑色十九大概是外乡人,见他可怜,也当是卖一个人情,应下了黑色十九搜集中阴界消息的请求。黑色十九为了报答二人的救命之恩,在鬼鸟的安排之下,暂且在不远处的茅屋住下,替即将踏上旅途的鬼鸟和护印师在田地里种下种子,等待开花结果。


     黑色十九平日在中阴界也有种花浇灌的习惯,每日定时前往花园,如此一来,他也成了一名种花好手。因此这些功夫于他而言并不是难事。


     说来奇怪,这些种子竟不似平常,且不说成长速度极快,结的果子剥开外壳竟是沉甸甸的铜钱,甚至能种出罕见的玉石。他每日忙于劳作,击退想要来闹事的妖魔邪道,倒与在中阴界的日子并无太大差别。那座亭子下的石像每日有村民供奉,见黑色十九初来乍到,虽然双眼蒙着红布的样子有些骇人,但见他替村子打退外敌,便也有了感激之情,每日做些饭菜给他送去。鬼鸟和护印师也常常到茅屋去,除了回收种出来的铜钱和玉石外,还带几坛酒给他在夜里解闷驱寒,只是每次提到中阴界,二人面面相觑,只得摇摇头。


     击开酒坛的封口纸,黑色十九坐在屋外,提着酒坛子仰起头喝了几口,喉咙便开始有了灼热感。他忽然想起某日送给一位两鬓斑白的过路人的那坛烈酒,便更觉东离的酒始终不够中阴界的香醇,加之夜里并无他想象的寒凉,于是再喝几口也就作罢。见月色满盈,他心里仿佛空了一片,愈发觉得落寞,便起身回到屋内更衣睡下。


     梦里,他循着蝴蝶的痕迹回到了中阴界,村里孩童见着他都似是放下心头大石一般,一边喊着“独臂阿叔”一边往他身上扑,他依然每日教孩童习武、击退妖魔、浇花喝酒,一如往常,仿佛东离的那段时光从不存在。

 

 

 

 

评论
热度(2)

© 晝苦短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