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离这个国家,最热闹的日子莫过于春节了。即使是前一秒还在以命相搏的敌人,只要听见“春节到啦”,马上互相交换一个眼神,默不作声地把刀剑收回鞘内,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就像殇不患纵使对凛雪鸦有千般怨气,在面对凛雪鸦从背后亮出的“福”字后也只能暂且按下火气,冷哼一声任由对方带自己去张灯结彩的酒楼感受东离过节气氛。同一时间,卷残云正吭哧吭哧地抱着一堆祭祀用品跑上山,即使锻剑祠已成断壁残垣,但他仍然每天去给丹家上下和锻造了那把天刑剑的神仙上一炷香,诚心实意祈求他们保佑丹翡和胎儿母子平安。

    至于在凡人所不能见的仙山上也是一派平和。蔑天骸和杀无生正进行每日剑术切磋,狩云霄一箭将二人分开,又拉又扯将还想再来一局的杀无生带走。蔑天骸看了看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丹衡,走过去一个脑抽把手放在他头上,于是仙山又多了一个被追打的身影。

     刑亥嘛,就跟正在穿越鬼殁之地的浪巫谣、蝎璎珞和在大宅里谋划着什么的啸狂狷一样,且听下回分解了。

评论
热度(3)

© 晝苦短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