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衡】酒

  在蔑天骸的劝诱之下,丹衡终是拗不过,只好举起酒杯缓而慢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几杯酒下肚后,自幼滴酒未沾的丹衡有些头晕,想起身离席,却跌跌撞撞地倒在了蔑天骸的怀里。


  “你醉了。”蔑天骸像是要勾走怀中人的魂魄一般,直直地盯着他低声道。


  丹衡使尽浑身力气,一手撑着桌沿重新站了起来:“我清醒得很……”他刚想往房门走去,蔑天骰抓着他的手腕稍稍用力便将他扯到自己怀中。


  “放手。”丹衡咬牙切齿地说道,无奈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一样根本无法挣脱蔑天骸的钳制。


  蔑天骸捏着丹衡的下巴,冷笑一声,眼神迷离。


  “丹家至宝之物,可是天刑剑所能比拟?”

——————————————————————————————
不知道自己写了啥,单纯是喝醉的状态下突发奇想。整个人很晕但头脑很清醒,只是思绪也有些飘忽。

借着酒力不顾羞耻心打个小tag,还是不敢打作品tag

评论
热度(12)

© 晝苦短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