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衡】看个脑洞就好

  看着看着《声恋》,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蔑天骸不是戴着面具么,那可以说松原=蔑天骸  吉冈=丹衡?只是性格上完全不同……

 

【小设定】

  蔑天骸是某收藏家的独生子,富二代,自己也喜欢玩收藏。性格高傲,在讲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时会有点话唠。

  丹衡是书香门第丹家长子,有在上初一的妹妹丹翡。性格随和,待人礼貌但有拒人之外的冷淡。

  中途出场的杀无生像是我初中接触的几个不良,会好好上课也不在学校捣乱成绩竟然也不错,但确实是个不良。(初中那时他们都很可爱的啊~~~可以说其实只是交友不慎学习也不太好的学生而已)

  就读于比较好的高中,都是走读生。

 

【以下脑洞】

*粗体字是对原剧设定的个人理解

 

  刚刚升上高一的丹衡和蔑天骸同班,但蔑天骸却天天戴着面具十分奇怪。班主任问谁想当班长蔑天骸首先举了手,后来还不知道怎么的破天荒在高一下学期就成为了学生会会长(手握毁灭之力的愉悦,剑法无双=想要站在顶端=权力至高吧……?)。中午蔑天骸是回家吃饭的,他平时又不会像一些同学带点零食课间吃,所以从来没人见过他摘面具。

  又因为他的性格有时候有点ry气场很足难以让人接近所以没朋友…………也就只有学生会的副会长和其他干部(没错,就是猎魅残凶凋命,猎魅痴女单箭头蔑天骸)因为工作上跟他关系比较近。

 

  原本丹衡和蔑天骸井水不犯河水基本不会有什么交流,后来升上高二后丹衡发现蔑天骸好像总是偷偷瞄自己,觉得黑人问号.jpg,直到有一天放学蔑天骸径直走到丹衡座位前跟他说“把你最宝贵的东西交于我吧”真的不是贞操!各位相信我!

  丹衡心想mdzz,也没理他就走了,结果蔑天骸就一路上跟着他。丹衡被他缠着烦了,就说我真的没有什么最宝贵的东西你能不能别烦我了,蔑天骸沉默了一下指着丹衡额头的配饰(那个东西叫什么来着一下子忘了)说我要这个。那个配饰是丹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宝物,丹衡当然不肯。蔑天骸就说冥冥之中总觉得那件东西是要被他收入囊中的(摸头杀……),但是无论他出什么价格丹衡都拒绝。

 

  就因为这个蔑天骸总是追着他跑(毕竟正剧里就是追着天刑剑在跑,而且还天天问:护印师那个丫头呢),慢慢地两个人就成了可以交心的好朋友经常出双入对,但蔑天骸依然没有在丹衡面前脱下面具,丹衡也不问。

  某天放学回家,路上蔑天骸问丹衡“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关于面具的事情?”,丹衡说“其实开学的时候很在意的但又不能贸然去问,纠结纠结着就习惯了。只是为什么你这个面具这么……奇怪?(就是东离里那个面具)”,蔑天骸说因为看着很霸气啊!这件藏品是他十分喜欢爱惜的。丹衡吐槽这个面具成功让你看起来有点可怕。也没再提面具的事情了。

 

  是蔑天骸首先喜欢并暗恋丹衡的。按道理来说,中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两个人感情升温慢慢变成朋友以上恋人未满这种状态,但是丹衡因为家庭的关系观念比较传统接受不了自己喜欢上了个男生,所以关系暧昧又尴尬。

 

  高二快结束的时候有个转学生到了他们班上,是杀无生。他这不良看上去就已经很不友善,蔑天骸作为学生会会长自然是要被老师叫去留意着杀无生的,只是杀无生蔑天骸的气场挺像如同磁铁同性相斥,也就维持着“瞅我干啥(蔑)”“瞅你咋地(杀)”的关系。

  到了高三,有天上体育课杀无生找蔑天骸说话,丹衡也在旁边。杀无生问“你是不是认识凛雪鸦?”,蔑天骸沉默,没有回答。杀无生说“你身上有跟我相似的地方,所以我能发现你是同类。”然后走了。(相信我!相似点不是都是基佬!

  那节体育课后丹衡感觉到蔑天骸没什么精神,在上晚修之前有点担心就问他怎么了是因为那个叫凛雪鸦的人吗?蔑天骸叹了口气就说起了自己为什么要戴面具的来龙去脉,其实就是被凛雪鸦骗过被他偷走了重要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我编不出来……我只知道杀无生被偷走的是心)所以让他戴上了这个面具。

  这是傍晚时分,同学们都去吃饭了,教室里没有人。

  然后蔑天骸就摘下了面具。

  噢,丹衡就被夕阳照耀下蔑天骸的颜惊艳到了~心里被开了一枪一样(。

 

  后面的我就没有编下去了,总之最后蔑衡在一起啦~清水向但是有定情一吻~

  如果要开坑的话属于长篇同人吧,原本剧情就比较长,还有像猎魅对蔑天骸的感情之类的一些细节要完善。反正我大概是不开坑的/w\

评论(29)
热度(11)

© 晝短苦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