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衡】很长的脑洞大纲,有3000+字,慎戳开

  • 下文很长很长很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有点啰嗦

  • 语死早

  • 还没写出来已经夭折的脑洞,只有大纲,虽然真的想写出来但无奈文笔渣渣写不好QAQ

  • 拟一个标题《一莲托生》

 

 

 

  丹氏兄妹逃亡那夜,丹衡为了保护妹妹用自己的生命凝聚成强力的屏障,却被蔑天骸轻而易举地破掉。就在蔑天骸摸头杀丹衡时,丹衡的几丝精气进入了他怀中天刑剑剑柄的宝石内,被蔑天骸带了回七罪塔。

 

  虽然玄鬼宗内男性居多不缺阳气,却因七罪塔终日不见天日和宗主蔑天骸潜心修炼与魔界有关的法术而阴气重,加之丹衡死前怨念极深,等丹衡再次醒过来,已是飘浮着的“鬼”的模样。但天刑剑是神仙所锻,乃是至正之神物,因此他的魂魄即使没有消散也没能成为强力的索命鬼,既不能隔空移物也不得附身,只具有穿透性。可以触摸物品但不能使其位移。

 

  当蔑天骸发现他的时候,是猎魅被狩云霄打得落花流水后正战战兢兢地复命。蔑天骸脱口而出“你……!”之后震惊地说不出话,虽然鬼神之事常流传坊间,但他还是第一次“撞鬼”着实吓了一跳。

  猎魅不敢抬头,凋命听他吃惊的语气就偷偷瞄了一眼:他极少见到宗主露出不可置信的震惊,虽然内心困惑却也不敢吱声。蔑天骸见丹衡只冷冰冰地在一侧盯着自己不做什么,倒也冷静了下来,然后按遗珠篇的剧情来罚猎魅,后传令凋命把猎魅带下去。

 

  等凋猎一走,蔑一个箭步冲到衡面前,右手手掌直击丹衡胸口,却哪知右手直接穿过衡的身体,气功直接击碎了石柱。他收回手,望着自己右手掌心,又看了眼丹衡,内心暗暗松了口气,便对衡说:“想必你也奈我不何。”

  之后两人对呛,大概就是丹衡说要取他狗命还说他对下属也十分严厉还说什么尊重生命简直胡扯balabala,然后蔑天骸就各种冷嘲热讽。因为蔑智商在线很快就想到了衡出现可能是因为天刑剑,要灭他估计只有毁了天刑剑剑柄才行,于是最后说了一句“你奈何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你,但你妹妹就……哼”,丹衡气炸。

 

  能看到丹衡魂魄的只有蔑天骸一人。

 

  丹衡一直在找杀掉蔑天骸的方法,但是因为能力实在太弱,他又不肯吸食玄鬼宗小兵的阳气来增强……法力?鬼力?(紧接剧情蔑天骸拿出剑柄在看并抚摸了宝石那段)蔑天骸不能毁了天刑剑剑柄,又怕丹衡哪天暗中杀了自己也不知道,于是想了个办法,带剑柄去到有阳光的地方被阳光直射看看能不能让丹衡的魂魄烟消云散。

  蔑换装怀揣剑柄乘魑翼到了市镇上,发现根本没用=。=丹衡跟蔑天骸并排走(飘)着,看到集市人来人往,各色商品琳琅满目,还有茶楼客栈酒馆青楼,觉得很是新鲜。他脸上一脸惊喜,眼中没了平日的苦大仇深,像个第一次见到广阔世界的少年一样。

  恍惚间,蔑天骸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还是懵懂少年的自己,有些动摇。活了这么久,潜心剑术,在剑术达到顶峰时开始不择手段搜集名剑,内心曾经很正直的想法早就被抛诸脑后。蔑天骸在内心嘲笑了一下以前太过天真单纯的自己,于是故意问丹衡在锻剑祠的生活。丹衡的神色随即黯淡了下来,讲了讲很温馨的“闭关”生活,然后又愤恨地骂了蔑天骸。蔑也不在意,冷笑了几声说“而我却带你见识了你生前未必能得一见的景色。我血洗你们丹家,反而是解放了你。”

  当然马上就又被丹衡骂回去,十分不开心就直接回到了剑柄宝石上不出来了。蔑天骸又逛了下,遇到了一座寺庙,各种机缘巧合下老和尚跟他讲了魂魄不散的原因:心有留恋不能转世,若要助魂魄成佛便帮他完成心愿。

 

  蔑天骸回到七罪塔后就在想丹衡的心愿是什么,他认为是丹翡的安危。于是在收到情报派猎魅凋命去江岸边围追堵截凛雪鸦一干人等后,带着剑柄乘魑翼下去。(接剧中剧情)蔑天骸没有出手的原因是一来觉得这群人很有趣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并有自信夺得剑鄂,二来是为了让丹衡看到丹翡无恙能成佛。

  结果丹衡还是没有成佛。

  蔑天骸回去后,丹衡出来问他为什么不出手,蔑说还不是因为你的宝贝妹妹(怕丹衡知道自己的目的后执念更深所以只好隐瞒真实目的),丹衡惊讶得竟然谢谢灭族仇人,道谢后自己也不可置信。蔑天骸笑说还没见过我的手下亡魂向我道谢的,心情竟然也有点好。

 

  后来就有点小互动小日常吧,例如蔑天骸硬要跟丹衡讲藏剑的故事,丹衡表示我并不想听你这恶人作恶的事情,结果会被藏剑背后的故事吸引;

  例如丹衡看玄鬼宗众练剑觉得这套剑法不正路,透着邪气,因为枯骨是蔑天骸自创的就顺便损他几句,然后被咩总以“丹辉剑决固然厉害,的确残凶也差点被你所杀,但结果如何?”嘲讽,然后丹衡又骂他;(说起来役魔阵是黑暗系法术,丹辉剑决是神圣/光系法术呢……)

  例如蔑天骸有天坐着玩残凶的头、凋命在旁候命时,丹衡留意到原来蔑天骸的长发有好好束起来,觉得十分乖巧就忍不住摸了摸咩总的头。原本蔑天骸也没看见丹衡在,被摸头时的触感吓得不轻手中的头都掉了。凋命黑人问号地捡回残凶的头递给宗主,问怎么了,咩总假装平静说没事。丹衡觉得场面十分搞笑就笑了起来,蔑天骸一开始还碍于凋命在场一脸黑线地忍着,后来丹衡越笑越厉害就忍不住往身旁喊了一声“笑够了没?”,吓得凋命马上跪下来说“属下并没有笑”(凋命内心OS宗主最近怎么总是自言自语,今天也是很奇怪)。

 

  但这些小日常小互动也有两个人立场冲突或者观念改变的情节。例如丹衡觉得蔑天骸是十足的“恶”,蔑天骸告诉他世间并不是非善即恶,还有各种心机诡计大小阴谋,觉得丹衡真的图样图森破见识太少,锻剑祠的世界太天真。中间这里蔑给衡讲了自己从懵懂少年成长到干掉老塔主开始成为恶人的心路历程,讲了下咩总的悲惨童年(嗯是我捏造的),丹衡就不由得有些同情;

  例如蔑天骸派玄鬼宗众去掠夺资源回来,见到玄鬼宗众开心归来、凋命来报时,斥责蔑天骸暴行与一般山贼无误,蔑天骸说他本来就不是圣人,不然也不会大动干戈血洗你锻剑祠;

 

  上面这些互动小日常都是要表达出说……额……有点语死早

  咩总想让丹衡成佛的理由从“怕他出其不意杀了自己”变成带着点善意“就圆他心愿吧”,所以明明是个狠毒的人却不对丹翡下杀手。咩总会觉得丹衡单纯的想法十分愚蠢,有时候倒觉得像他那样的人已经很少了,与充满尔虞我诈的世界隔绝开来生活着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但不觉得自己血洗锻剑祠有什么错。

  丹衡因为咩总不对丹翡出手而心存感激,还因为咩总给他说的一些冲击三观的事实而觉得有点道理,但自始至终对咩总的所作所为都是不认同的。稍微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感觉吧。

  因为咩总不怎么会跟部下说自己的心声,或是展露内心不太霸气的一面,所以有时候会跟丹衡讲一下,例如他以前的经历,因为“死人不会把秘密说出去”。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的关系逐渐就变得不那么立场分明,感情上多少都有点动摇吧,混入了很多情绪,像是感激、同情、羡慕之类,比较暧昧不明。

  可能咩总会有点觉得丹衡挂掉略可惜,他会比较赞赏丹衡的那种坚定不移的信念(虽然他一想到那个下场就觉得也挺愚蠢的),但丹衡绝对是觉得蔑天骸死掉比较造福苍生。

 

 

  剧情到了丹翡凛雪鸦殇不患三人闯进七罪塔内,丹衡见妹妹平安无事十分高兴,只是不解为什么丹翡将同伴误认为蔑天骸还打起架来,蔑天骸没解释,也没出手。等凛雪鸦讲完,丹衡听到掠风窃尘的名字时十分震惊。他一眼就看出凛雪鸦手中的剑鄂是假的,一个大惊失色就说出来“是假的”(不然我觉得蔑天骸怎么看出来是假的……(好吧我只是给脑洞提供个借口)。

  蔑天骸令人将殇不患和丹翡关起来,丹衡马上飘去看丹翡,十分心痛。对无力的自己十分自责,只能陪伴在旁看她跟殇不患的对话,看刑亥等人的见死不救。所以丹衡并没看到杀无生被杀和刑亥狩云霄跟蔑天骸做交易的场景。

  后来蔑天骸准备好应对凛雪鸦的计谋时,取出剑柄将丹衡召了回来(召回来的方法大概就是抚摸宝石吧=。=)。丹衡十分火大想要斥责蔑天骸,蔑天骸冷笑说“我以前曾经跟你说过吧,这个世上除了大善大恶之人,还有太多你未知的阴谋诡计。掠风窃尘便是这样的人,他跟我相比,并不见得比我善到哪里去。”丹衡无话可说。蔑天骸又说剑鄂他迟早会拿到,作为交换他也不会为难丹翡,会找机会放她走。“既然你不肯成佛,那就看着我夺得天刑剑永生堕入悔恨之中吧。”

 

  后来丹衡跟着蔑天骸和假装成凛雪鸦的殇不患下山,目睹蔑天骸得到真正的剑鄂,目睹锻剑祠的秘密,觉得蔑天骸简直是疯了但又没办法阻止。后来在一旁看着蔑天骸跟凛雪鸦的决战,见蔑天骸被凛雪鸦压制大笑了起来,指着蔑说“这是你自大的报应”。后来蔑天骸把天刑剑扔到半空运功决意自杀,对丹衡说“杀了我,了却心愿成佛去吧。”

  丹衡答他“黄泉相见。”然后进入剑柄宝石中,在天刑剑断裂之际用尽魂魄之力聚于剑尖,毫不犹豫地穿破蔑天骸的身体,自此丹衡魂魄烟消云散。

  再等蔑天骸醒过来时,他已来到黄泉,跟着众多鬼魂往前走。走着走着见到了站在孟婆旁边的丹衡。丹衡刚接过孟婆汤一饮而尽,转过头就看到了蔑天骸,十分有礼向他浅浅一笑,便头也不回地走过了孟婆桥。

 

 

很长很长的脑洞,能看到这里的话真是不胜感激。虽说是蔑衡,但因为不一定会有爱情所以写成蔑天骸&丹衡可能比较准确XD

评论(9)
热度(19)

© 晝苦短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