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衡】雨

  • 起名废……

  • 100fo回礼。 @Frii。Wolf 的点文!写了很久很久终于写完了orz希望会喜欢啦!

  • 脑洞是以前的。

  • 最后一句点击有惊吓惊喜,我不太会写车所以就随意看看吧

 

 

  东离下起了一场大雨。

 

  雨水以要将整个东离吞没一般的气势,狂暴地拍击着万物。丹衡从计程车内出来,撑着伞一路小跑到公寓大堂,即使是这一百米不到的距离,身上的衣物依然轻易地被打湿。他收起伞,快步走进电梯,按下了对应楼层。

 

  电梯里的空气很干燥,他分明感受到从小腿、手臂、后背传来的湿濡感,不由得“啧”了一声。

 

  糟透了。

 

  讨厌在雨天出行,讨厌不能早点回家,讨厌来到这座公寓。他全身的毛孔都在抗拒。

 

  不候多时,电梯已经到了。他走到一扇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内心复杂的感情极其礼貌地敲了敲门。很快,房门被一名黑发男子打开。

 

  “你来了。”他微笑着往屋内做了个请的手势。

 

  丹衡无视了他的邀请,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他:“蔑先生,这是您要的文件。没什么事我就先不打扰您了,晚安。”正要转身离开,手腕却先一步被紧紧地抓住。

 

  “丹衡……”蔑天骸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说道,“我们不能谈谈吗?上次是我不好……”

 

  “不必,我还要回公司……”话音刚落,丹衡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左手被抓住,他只好用右手笨拙地从包里拿出手机。刚接通,听筒里就传来了中年男子激情澎湃的声音:“哎小衡啊,文件送到了吧?”

 

  “送到了,我正打算回来。”

 

  “现在外面下这么大雨,你就不用回公司了,直接回家吧。辛苦你了,路上小心啊,明天见!”对面完全不给丹衡说话的机会,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后率先挂了电话。

 

  “你看,你们老板也说你不用回公司了,那你可以留下来了吧?”蔑天骸淡淡地笑道。丹衡忍不住厉了他一眼:“你是跟我们老板约好的吧?故意在下大雨的时候让我送文件给你,然后算好时间打电话给我让我不用回去。不愧是蔑先生,手段很高明。”

 

  蔑天骸也不回答,只是拉着他穿过客厅,走到房间里。房间没有开灯,原应美好的月色被厚重的乌云所遮挡,整个空间悄无声息地融进了黑暗里。他借着昏暗的光线在床沿坐下,隐约看见蔑天骸打开衣柜,找了件衣服和毛巾递给他。

 

  “衣服湿漉漉地粘着身体不好受吧,你去冲个澡如何?”

 

  丹衡把衣服和毛巾毫不客气地丢到一边:“你想道歉就快点,丹翡还在等我回家。”

 

【不想编了。其实就是蔑天骸做错事了惹丹衡很生气,蔑天骸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去找他都吃了闭门羹,只好出此下策让丹衡来见自己。中间咩总道歉了发誓了,丹衡虽然消气了但心想不能让咩总认为这么轻易被原谅了就可以有下一次了,于是:】

 

  蔑天骸向丹衡的方向靠近,伸手抚上他的脸颊。

 

  “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

 

 

 

评论(6)
热度(19)

© 晝苦短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