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档 20120221

@一张老脸 中午翻朋友圈看到,我的心情啊……



  在保险柜的最里层,希德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少女侧脸宁静美好,有些熟悉,但希德可以肯定他没见过她。

  背面有一段话,笔迹潦草仓促,内容里的爱意却浓得化不开。

  “我脑中的她,似乎始终都停留在那一天。

  轮廓美好,一圈圈光晕柔和地在她脸上停留。

  发顶隐隐有光环,纯洁又神圣的面容让我想匍匐在她脚下亲吻她的裙边。

  那一天世上所有的光,好像都聚集到她身上。

  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她。”

  看完后觉得心脏被小锤子一下一下敲击着,有什么挣扎着要出来,就像,就像……

  “准将,该出发了。”

  门外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希德抚了抚衣服上从不存在的褶皱,小心地将照片塞进上衣内袋。

  [这个笔迹和我的放在一起简直可以以假乱真] 临走前,他这样想。

评论(2)
热度(5)

© 晝短苦夜長 | Powered by LOFTER